咸鱼一样的花椰菜

咸鱼如我 感觉还能再画好点🐽

与水彩的第一次接触

【苏男】白月光(上)

雨夜,冰凉的雨水顺着发丝滴落,华懋饭店里肃杀的气氛又给他平添一股寒意。

苏三省斜靠在墙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还未来得及干的雨水顺着他苍白的脸流了下来……

“先生,你要不要擦一擦,这天气淋了雨可是会感冒的呀!”一方蓝色的帕子映入眼帘,上面还绣着含苞待放的花。

“谢谢”

接过帕子,他仿佛感受到了那一点点的温度,但就是那么细微的温度,像火一样,灼到了他的心底,在那烙下了一生也抹不去的印。

他鬼使神差的去追问了她的名字。

李小男,一个好孩子气的名字,如她的人一样。

帕子早已被洗好,被苏三省贴身放在胸口——最靠近心脏的地方,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忘不了那晚,李小男的一颦一笑。

时隔约莫两个礼拜,那天早上,在对街,他又看到那个穿鹅黄色裙子的她,对他笑着,苏三省的心像是被电狠狠的击了一下,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

他不懂爱情,阿姐说等到他遇到那个命定的人,他就会懂了。

苏三省想,他可能遇到了……

他从没有谈过恋爱,更不知道如何去追一个小姑娘,还是一个……

心里有别人的姑娘

苏三省觉得只要是他努力,就一定能追到李小男,到那时候,他就不做什么特务机关的队长了,他要和李小男一起回家乡,见姐姐,在那过普普通通的乡野生活。

如果人可以用天气来比喻的花,苏三省一直觉得自己就是那冬日的雨夜,又阴冷又黑暗。直到他遇见李小男,一下子,雨便停了,黑沉沉的乌云后边渐渐透出了一抹月光,洒落在早已满目疮痍的心上。

你好,我的白月光……

每天早上,苏三省很早就会在李小男的家门口等着,斜靠在摩托车旁的他,仰着头看着窗口,那样子,犹如一座精心雕刻的雕塑。

“不是让你不要每天来等我了嘛,很累的呀!”那一抹鹅黄出现在了门口,那一刻,他笑靥如画……

“我每天就想…就想见见你…… 反正我没什么事情,送你去片场没事的。”明明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去办的苏三省睁着眼说瞎话,眼睛里盛满了温柔,一刻也没有从李小男身上离开过。

“晚上来我家吃饺子吧,阿姐包的饺子可好吃了。”

“今天晚上啊,我还要去找陈深……”

苏三省的眼睛一下子暗了下去,手不自觉的攥紧。

“不过我明天有空,明天吧,晚上我去你那找你。”

他暗下去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来,“好,明天我等你!”

第二天,苏三省没等小男来接他,就早早的去了片场,静静的看着小男演着戏份不多的戏。

突然女主角向后倒了一下,撞到了李小男,就快要撞上柱子时,苏三省一下子冲上前去,抱住了她,可自己的手却重重的压在了柱子上。

“啊呀,你没事吧,让我看看,伤的严不严重啊!”

苏三省看到李小男焦急的神情,笑得不知有多甜,手上再痛的伤在那一刻都感觉不到了。

“你还傻笑什么呀,快,我送你去医院!”

“都怪我,不然你也不会受伤了!”李小男扶着苏三省回了家,看着他受伤的手臂,心中满是懊恼。

苏三省用另一只没伤的手拉住李小男,看着李小男说:“没事,我不受伤就是你受伤了,你受伤我会比我受伤更痛的。”这一段像绕口令一样的话让李小男心里一甜。

送完苏三省回到家已是深夜,李小男没开灯,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月光透光窗洒在她的脸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想起陈深的时间越来越少,不工作时一静下来满脑子冒出来的都是苏三省,她也开始不懂自己的心了……

李小男喜欢陈深,几乎所有特工总部的人都知道。可是,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李小男只是喜欢过陈深,在陈深狠狠拒绝了她之后,这份喜欢就变成了兄妹之情了。

在那之后,李小男就想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爱人实在是太累了,求不得的苦,她不想再尝第二遍……

然后………

苏三省出现了,那个看见她就笑的男人,那个天天等她上班的男人,那个把她当成宝贝捧着的男人。

这些,都是李小男从未在陈深身上体验过的。

陈深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她,苏三省爱她可什么都不好。

苏三省为了证明自己不惜血洗军统上海站,他草菅人命,唯利是图,这一切的一切,李小男都明白。

她有自己的信仰,为了死去的姐姐,为了四万万同胞的生命,她是“医生”,可她还是李小男啊……

作为李小男,她抵抗不了苏三省的爱,他的爱太炙热,像是要把你烧穿。

思索良久,李小男猛一抬头,像是想通了什么……

苏三省,我想要在黑暗里拥抱你,我想要给你光明,如果我没有成功,那么就让我们共赴深渊……

李小男从来就是一个行动主义者,只要打定了主意去办的事情,那是一刻也不会耽搁的。

这不,中午便给苏三省送来了炖的鸡汤。看着他喝汤时笨拙的样子,李小男夺过了勺子,一口一口的喂他喝。

除了自己姐姐之外,从未有人对苏三省如此的好,他盯着李小男看,眼睛里溢满了柔情……

接连送了好几日的汤,李小男觉得,苏三省总该对自己表示什么了吧,可是每次见到他,他就像个木头一样,只会对着自己傻笑。

“你过来,坐下!”李小男一手提着鸡汤,一手拉住了刚走进会议室的苏三省。

“李小姐……”

“你这个木头,怎么还叫我李小姐?”

“李小男小姐……”

“叫小男!”

“小男……”苏三省的脸上泛起了笑,又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唇,“晚上去我家吃水饺吧,姐姐包的水饺真的特别好吃。”

“好啊,我先喂你喝汤。”

又过了几日,还没等到苏三省开口和她告白,特务机关就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告诉大家噢,小男啊就要和我们家陈深订婚了!”毕太太向着整个特工总部里的人说道,“我看这月十六就不错,就定在华懋饭店吧!”

苏三省闻声赶来,听到的消息却让他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抬了抬头望向了小男,在看到小男微微点头的那一个瞬间,他的眼眶不由得泛红。

她真的…

要和陈深订婚了?



待续……



—————————————————————

为什么我萌的都是冷西皮,吃不到粮只能自己产了














【姚关】醒酒药(番外)

司机只是想开个车,怎么就那么难呢

其实很早就写好了,可是总是发不上来,感到有些悲伤

刷卡上车了啊!

新手司机开车老翻车,sad

【姚关】醒酒药 05


自从关雎尔和姚滨开始谈恋爱,22楼的人才知道,腻歪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姚滨从一只大尾巴狼变成了一只摇尾巴的哈士奇,每天不是绕着关雎尔打转就是抱着关雎尔卿卿我我,恋爱的光芒闪瞎了22楼的所有人。


“我晚上来接你,你不要太累了,来我公司做不是挺好的嘛!”自从姚滨和关雎尔确定了关系,这每天接送关雎尔的任务姚滨是干的不亦乐乎,这天姚滨送关雎尔上班的路上,姚滨一手开着车,一手握着关雎尔白白嫩嫩的手,好像怎么也摸不够。


关雎尔推了推眼镜,说:“还是不要了,我在这个公司做的挺好的,我要是真到了你公司,人家还不得戴着有色眼镜看我呀。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就在这停吧,停我公司门口太显眼了…”


虽是这样说,但姚滨好像是没听到她说的一样,直直的停在了她公司门口,转头看着关雎尔,忍不住吻了她一下,说:“你就是我姚爷的老婆,开车送你上班天经地义,有什么显不显眼的呀!”


姚滨看着关雎尔进了公司大门才离开,全然不顾后面按喇叭的车子。


到了下午,土豪联盟的微信群又开始闪了起来,原来是曲筱绡约大家一起去老地方玩,特别艾特了姚滨,姚滨想了想离关雎尔下班的时间还早,便准备去聚一聚,然后再接关雎尔下班去吃大餐,一想到他家的小白兔,姚滨的心便变得酥酥麻麻的,脸上也不禁泛起了微笑。


“姚滨,你来啦!”一到那,曲筱绡便扑了上来,姚滨总觉得今天的曲筱绡对他特别的热情,感觉热情过了头。


“说吧,姑奶奶,你又有什么要我做的呀!”姚滨对于他的这个发小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蔫坏蔫坏的。心里默默的想着,还是我家的小白兔好。


“扮我男朋友!”曲筱绡说的理直气壮的,“我要让赵医生看看,我才不是非他不可呢!”


是的,姚滨前段时间才知道曲筱绡和一个叫赵启平的医生在一起有段时间了,那些一起玩的人都早就知道了,只有他被瞒得死死的,可姚滨是什么人呀,只要他想知道的,就没有他查不到的。恐恐又说是曲筱绡嘱咐的,这姚滨当下就清楚了这姑奶奶心里的小九九。


在曲筱绡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姚滨把她拉到一边,对她说:“行,这次我帮你,纯粹是因为你是我发小,我也答应了你爸爸要照顾你的。还有,你和谁谈恋爱,和谁在一起,我都不会阻拦你的,你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不敢告诉我,况且我现在都有女朋友了。我们是发小,但也仅仅就是这样了,你也不用想太多。”


“好~只要你帮我这一次,一切好说!”曲筱绡虽是笑着勾着姚滨,但心上仍有一丝不爽,就好像一直围着你转的行星突然改变了轨道。“就今天吧,我约赵医生吃饭,顺便叫上安迪她们。”


姚滨思索了一番,还是准备先解决了曲筱绡的事儿,这样就可以一心一意的和他家小白兔谈情说爱了,于是他拿起电话拨给了关雎尔:“喂,宝宝,我错了,今天你可能要自己回家了,我这里有一些要紧的事情要办,晚上我来欢乐颂找你好不好!”


关雎尔接到这样的电话,感觉有一丝失落,原本还计划着的晚上看电影就这样泡汤了,可是从未谈过恋爱的关雎尔,对待每一件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在这样的事情上她只好做一个乖乖听话的好女友,“好,那我下了班,约小蚯蚓一起吃饭。”


关雎尔自从姚滨的电话打来就一直心里慌慌的,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邱莹莹这一次卖了好多磅的咖啡,所以准备请关雎尔吃一顿好的。


关雎尔看着邱莹莹点菜,准备去一下洗手间,在经过有竹子隔开的一小片区域时,她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们家筱绡啊之前多亏赵医生照顾了啊,如果没有你,筱绡她呀也不会和我在一起是吧,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要订婚了,到时候赵医生要记得来参加哦!”


这…分明就是姚滨的声音!难道,这就是他要紧的事情么,关雎尔的身体微微发抖,心里不敢承认这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关雎尔犹豫着,在走道上踟蹰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电光火石之间,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让关雎尔走进了那个包房,她鼓起勇气问:“姚滨,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关雎尔强忍着眼泪,可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怎么又是曲筱绡,为什么总是她,我只是想要属于自己的幸福,我只想要他。


姚滨看到关雎尔难过的都快哭了出来,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她一定是听到了些什么,看着她眼眶红红的样子,姚滨心里疼的像有人在扎一样,他突然站了起来,冲到了关雎尔的面前,一把抱住关雎尔:“关关,你别瞎想,今天就是曲筱绡来找我演戏,我们回家好不好,或者我带你去吃饭!”


曲筱绡听到了,一下子跳了起来,说:“姚滨!你是不是朋友啊!不帮我演完也就算了,还讲出来!这让我脸往哪搁呀!”


“小姑奶奶,这我可不管,为了你演戏差一点把我老婆给弄丢了,你追到了你的赵医生,那我的小白兔怎么办呀!关关,你相信我,这只是演给赵医生看的戏,我刚刚说的什么订婚都是假的,我要订婚也只会和你订婚!”姚滨抱着关雎尔不肯撒手,生怕关雎尔就这么跑了,姚滨庆幸的是,还好关雎尔听到之后走了进来,要是她转身走了,那可真的是说也说不清了。


关雎尔听了姚滨的解释也大致明白了一些,不禁有一些生气,她看着曲筱绡说:“小曲,姚滨他,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你不要动不动就去找他,我,我,我会生气的!”虽是很有气势的一番话,但到了关雎尔口中却显得有一些胆怯。


姚滨听着他家小白兔像是宣告主权的一番话高兴的不行,他和关雎尔谈恋爱谈了有一段时间了,永远都是他在主动,时间久了,他都不知道关雎尔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才和他在一起的,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他家小白兔也是爱着他的!


“曲筱绡,我走了啊,祝你早日拿下赵医生!”姚滨拉着关雎尔的手快步走了出去,走到了餐厅前的庭院里,姚滨停了下来,回身看着关雎尔清澈的眼眸,忍不住吻了关雎尔一下。



姚滨觉得,他好像醉了多年,直到遇见关雎尔,她像一杯醒酒药,浇醒了他寂寥已久的心。



end




——————————————————
终于点题了,随便取的名字,想点题太难了🤔